追回流失海外的国宝 我们要做的还有很多

    近日,国家文物局成功追回一批流失美国的文物艺术品。该批文物被美国纽约曼哈顿区检察官办公室查获,在文物局组织鉴定后,确定为非法流失文物。经与美方交涉和追索,文物已全部被返还回国,并将整体划拨给西藏博物馆。

    文物回家让人分外暖心,背后是百年前旧中国令人心痛的文物流散史:被盗掘一空、文物流散全球的洛阳金村大墓,被切块破坏、私运出境的智化寺藻井,被盗割毁损、千疮百孔的天龙山石窟,分别代表了古代墓葬、文物建筑、石刻构件等流散境外的不同文物类别。近年来,在相关部门的不懈努力下,“曾伯克父”青铜组器、天龙山石窟佛首、青铜虎鎣、大堡子山金饰片等重量级文物经追索回国,“回归之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流失文物成果展”惊艳亮相,我国文物追索返还工作取得重大成就,也引发我们关于如何更好地推进相关工作的思考。

    跨境文物追索返还工作与国际文化遗产条约机制密切相关。作为文物大国,我国有关方面应当继续积极主动参与相关国际规则的制定和完善,从多角度、多面向开展国际合作,推动建立有利于打击文物走私、助益文物返还的国际法秩序。如我国在助推“1970年公约”、《关于被盗或者非法出口文物的公约》等国际条例改革完善工作中的长期努力,已经在与多国对接的文物追索工作中取得显著成果。

    国际法研究和国际组织人才是相关工作的关键力量,也是当下较为稀缺的文物涉外工作应用性人才。应当鼓励有条件的综合性高校,探索建设融合法学、考古文博、外国语、国际关系等专业方向的复合型国际法律法规研究人才培养体系。同时积极为青年人才到相关国际组织实习和工作铺路架桥,增强我国在该领域的话语权,贡献中国方案、中国智慧和中国力量。

    文物追索工作也要在源头上遏制文物流失,切实加强国内文物的保护和管理力度。我国流失海外的文物,既有百年前的历史问题,也有至今仍存在的文物盗掘和文物走私等现实问题。在部分地区,文物安全形势依然严峻,盗窃、盗卖文物的现象屡有发生,安全管理的漏洞十分突出。值得注意的是,文物安全不仅是文物部门一家的工作,公安、海关、城乡建设、自然资源等部门均当守土尽责,与文物部门形成保护合力。

    在各类文保单位中,古代墓葬往往集中埋藏丰富文物,是文物犯罪和走私的主要目标,但由于相关文物深埋地下,分布广泛,在保护和管理上向来存在难度。对此,应当进一步压实属地文物管理主体责任,织牢织密文物安全网络,吉林、内蒙古等地对文物长制度和文物工作纳入领导干部政绩考评体系的探索,为在制度上斩断文物流失源头提供了有力保障。

    文物追索工作还要广泛动员社会力量。国家典籍博物馆曾主办“凡是国宝,都要争取”——郑振铎等抢救流散香港文物往来信札入藏纪念专题展览,展示了郑振铎先生和“香港秘密收购文物小组”成员间的往来信函和单据,见证了建国初期,党和政府积极联络、集聚各地爱国人士,抢救流散文物的感人事迹。文物回归事关全体国人的文化财富,团结各行业、各领域的爱国力量共同参与追索工作,将有助于激发全社会的爱国热情。对此,国家文物主管部门或应建设一家综合性博物馆,为集中保管和展示追索返还文物创造必要条件,发挥回归文物在公众教育中的独特作用。

范星盛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1年09月29日 02 版